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拉萨站长网 (http://www.0891zz.com)- 国内知名站长资讯网站,提供最新最全的站长资讯,创业经验,网站建设等!
热搜: 系统 vivo 泄露 1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创业 > 政策 > 正文

在流量告急的巨头眼里,网络互助是一块必吃的蛋糕

发布时间:2019-07-23 04:25 所属栏目:[政策] 来源:未知
导读:“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”,日前,水滴互助会员数破8000万,规模领跑行业的消息传来时,鲁迅先生这句话映入脑海。
近年来,资本大规模涌入互联网健康领域,该领域也诞生了很多独角兽公司,网络互助作为一种创新的互联网健康保障方式,从0到1历经起起落落,赛道也初具规模。 而事情似乎正在起变化。 去年10月,蚂蚁金服“相互保”闯进网络互助行业,继而京东、滴滴等巨无霸们纷纷杀入,要知道,BAT所到之处寸草不生。水滴互助、轻松互助等原生选手,似乎望巨头项背兴叹。 沉默,是为了蓄积力量,此番,水滴互助会员数的爆发背后,是否意味着网络互助行业的创新者们在打破巨头的围猎,打破窘境,继续前行? 五年沉浮 早在公元前4500年,修建古埃及金字塔的工匠们就有一个朴素的愿望,那就是联合起来,共同抵御风险。那时,修建金字塔的工作环境非常恶劣,同时,工匠们还要承担高负荷的劳作,因而,每天都有同伴遇难或者病逝。于是,工匠们便自发达成盟约,在组织中,所有的成员都要缴纳一定的费用,以形成一笔资金,当有人不幸去世时,此人料理后事等方面的开销,则从这个资金池中支付。 这是“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”初心之下,网络互助的雏形。 后来,这种原始的互助从线下搬到了线上。每人上交10元钱加入互助社,即可在自己遇到困难时获得相应的30万甚至更多的互助金,这种类保险的“互助”因为门槛低、人人均摊的特征,调动了用户的参与热情。这种形式也被认为是“虚拟社区互助”,也被行业冠以“网络互助”之名。 由于移动互联网的到来,人与人之间连接和沟通的效率大大提高,同时,在消灭信息不对称,沟通透明化更上一筹。加上,微信支付、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技术的成熟,资金在线上能够实现“秒转”,流通性前所未有地增强。这些成为了网络互助生长的土壤。 在中国,网络互助的赛道起于2015年,兴于2016年,经历了2017年的大浪淘沙之后,于2018年复苏,由于巨头的加入,2019年或许又经历一次新的洗牌。这一技术创新曲线勾勒出来的是一个新兴行业的沉浮。 中国网络互助项目最早脱胎于病友互助QQ群、微信群的抗癌公社(后更名康爱公社),上线于2011年的康爱公社,到2014年才开始团队化运营。同年,由泛华集团内部员工孵化的项目e 互助也开始上线,e 互助有了平台的样子。 实际上,中国网络互助发展的第一道分水岭是在2016年,在此之前,网络互助走进镁光中心,是自上而下的政策“放行”。 2014年,国务院发文鼓励保险业发展提速,其中明确提出了“鼓励开展多种形式的互助合作保险”。2015年初,保监会颁布《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》,希望通过相互保险扩大全社会保险覆盖范围,同时丰富了国内保险业的市场组织形式。 在政策导向之下,与相互保险模式趋同的e互助、康爱公社、夸克联盟、壁虎互助等首批网络互助企业顺势而起,快速生根发芽,网络互助行业的“老四家”阵营形成。

【免责声明】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,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:bqsm@foxmail.com,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。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